上海十佳律师事务所 一站式法律咨询平台

律师咨询热线:400-0671313

其他案例

金融理财/知识产权/交通事故纠纷......

上海养狗咬人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例民事判决书

已被阅读230次 更新日期:2021-09-07 来源:上海律师事务所

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

民事判决书

(2021)沪0104民初13459号

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

上海养狗咬人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例民事判决书

原告:王XX,男,1957年11月2日出生,汉族,住上海市虹口区XX路11XX弄15号。

委托诉讼代理人:刘昕怡,上海木诚木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

被告:薛XX,男,1965年10月11日出生,汉族,住上海市徐汇区XX路17XX弄6号101室。


原告王XX与被告薛XX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,本院2021年5月11日立案受理后,依法适用简易程序,于2021年6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原告王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昕怡,被告薛XX到庭参加诉讼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原告王X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:判令薛XX赔偿医疗费2,974.92元、交通费146.52元、律师代理费3,500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5,000元。


事实理由:

2020年11月29日王XX路过南丹东路漕溪北路口东亚银行门口,于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薛XX所携带的狗类咬伤,当天即前往徐汇区中心医院就诊,并接种了狂犬病疫苗。时至今日虽14针疫苗已全部接种完毕,但整个看病过程痛苦万分。由于被咬伤口出血,牙口深且肿,因此除狂犬病疫苗外,还需接种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,整个疫苗接种过程带来巨大疼痛。第一和第二天接种后,王XX分别于夜间出现心脏不规则乱跳,深呼吸半小时后才可平静,且接下来数天均时有心脏不适,被迫前往医院配得保心丸。此外,因疫苗接种期间不能碰水,王XX自2020年11月29日被咬伤直至12月27日最后一针狂犬病疫苗接种完毕期间均无法洗澡,造成王XX每天浑身发痒,夜不能寐,伴有皮肤抓伤。另外,由于狂犬病毒潜伏期长达数年,即便接种疫苗也无法保障王XX在未来一定不发病。王XX本身身体不佳,是具有12年病龄的帕金森病人,每天需慢步2小时缓解帕金森病情,现因被薛XX的狗类咬伤后对狗类产生严重心理阴影,常常不敢出门散步,给出门散步带来心理不适。王XX在被咬伤当日,薛XX未曾进行过道歉。其后,王XX多次积极与薛XX沟通医疗费用及赔偿的相关事宜,但薛XX均予以拒绝且态度不佳。期间,警方也致电薛XX,希望原被告双方就本事件进行调解,但均遭薛XX拒绝。王XX认为,虽经过及时治疗,但此次事件已造成身体出现不同程度的后遗症,且严重影响了王XX的身心健康,导致身体状态明显大不如前。王XX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诉至本院,请求判如诉请。

薛XX辩称,2020年11月29日傍晚17时,薛XX牵着绳子出来遛狗。在漕溪北路东亚银行门口的台阶上,薛XX的柴犬与另一条柴犬相互对峙时,原本在台阶下行走的王XX忽然绕道走上台阶,径直走到对峙的两条狗之间,突然王XX说被狗咬到了,出于关心和人道主义精神,薛XX上前查看被咬情况,看到有一个芝麻大小浅浅的皮屑痕迹,未见出血。虽然没看清楚到底哪条狗误伤了王XX,薛XX主动提出陪同王XX去医院接种疫苗,但遭到拒绝。王XX立即拨打了110王XX不走人行道,特意绕道东亚银行门口台阶处,在其走向狗狗时,狗狗发出吼声,王XX无视狗狗的声音,故意凑到狗狗跟前。咬伤痕迹小,没有必要注射免疫蛋白,只需要每针77元的疫苗注射4次,王XX注射前也未征求薛XX意见,因王XX漫天要价,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。王XX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、律师费没有依据。薛XX现同意承担308元狂犬疫苗注射费用及交通费。

本院经审理查明,2020年11月29日,王XX在上海市南丹东路漕溪北路口东亚银行门口被薛XX所携带的黄色柴犬咬伤。王XX当即报警,民警到场处理,经现场调解未果将薛XX一方带回警署处理。当日,王XX前往徐汇区中心医院就诊,经诊断为抗狂犬病采取必要的免疫,处方1.(人二倍体细胞)人用狂犬病疫苗针1支;处方2.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5支;3.大换药1次。王XX于当日至2020年12月27日期间接种了狂犬病疫苗,支付医疗费2,443.90元(已扣除附加支付部分)。

为本案诉讼,王XX聘请律师,支付律师费3,500元。

王XX提供警方执法记录,根据视频显示,警方要求薛XX之妻携带犬只至警署处理,薛XX之妻言辞激烈,一再表示要等薛XX回家取狗证后再前往。

以上事实,有上海市公安局事件接报回执单,医疗就诊记录、医疗费发票、聘请律师合同及发票等证据佐证。

本院认为,公民的身体权、健康权受法律保护,侵害人因过错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,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。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根据警方执法记录仪视频记载,薛XX报警后,警方到现场处置,薛XX及其妻子对其饲养的犬只咬伤王XX从未提出异议,最终亦携带狗证至警署作相应登记,现薛XX辩称不知哪只犬只咬伤王XX,与事实相悖,本院不予采信。事发时位于公共部位,作为行人的王XX在人行道上行走,薛XX辩称王XX突然绕道到狗狗中间,无视狗吠,凑到狗跟前,薛XX相关辩称意见既明显有悖于一般生活常识,又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,本院不予釆信。薛XX作为动物饲养人,疏于管理,致犬只咬伤王XX,应对王XX的损伤承担侵权赔偿责任。

本案的损害赔偿范围如下:

医疗费,根据王XX提供的医疗费票据结合相应病史,王XX作为患有帕金森的病人,其根据医嘱注射狂犬疫苗及免疫球蛋白,薛XX辩称不需注射2倍狂犬疫苗及免疫球蛋白,薛XX并非具有专业医护知识的医疗人员,其以自身生活经验及个人臆断所做判断,缺乏事实依据,本院不予采信。本院确定王XX的医疗费为2,443.90元(已扣除附加支付部分)。

交通费,本院根据王XX就诊等情况,酌情确定为100元。

精神损害抚慰金,本院考虑到王XX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遭受犬只伤害,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接种疫苗,对其身心健康必然产生一定的影响,且事发后,直至庭审之时,薛XX从未反思自身存在的过错,对王XX所受伤痛从无安抚,而是一再指责王XX,故本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,酌情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,000元。

律师代理费,薛XX认为王XX可以自己抗辩,律师费是额外费用,对此,本院认为,尽管本案争议看起来是个小事件,实际造成的损失金额也不大,但从事后双方未能相互谅解,即使在警署调解之下也未能和解来看,双方确实存在较大争议。在此情况下,王XX委托律师、通过诉讼来寻求解决之道就是合理的选择,王XX向法院提起诉讼并非没有任何原因的无事生非,而是有着合理的诉的利益。在法院诉讼需要有专业的法律知识,需要调查提取相关证据,需要办理立案手续,参加庭审,王XX有权就此委托律师从事这样的专业工作,委托律师存在合理性,并非扩大损失。至于本案应承担的律师费的具体金额,本院根据案件的难易程度、律师工作量的大小等因素合理酌定为3,000元。

综上,王XX各项损失合计8,543.90元,由薛XX承担赔偿责任。

依照《最髙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〉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》第一条第二款以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十六条、第二十二条、第七十八条、第七十九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一、薛X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XX医疗费2,443.90元;

二、薛X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XX交通费100元;

三、薛X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XX精神损害抚慰金3,000元;

四、薛X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XX律师代理费3,000元。

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

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5元,由薛XX负担。

如不服本判决,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,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,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。



审判员  许  倩

二〇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

书记员  杨  艳


附:相关法律条文

一、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〉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》

第一条 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,适用民法典的规定。

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,适用当时的法律、司法解释的规定,但是法律、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。

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持续至民法典施行后,该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,适用民法典的规定,但是法律、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。

二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

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,应当赔偿医疗费、护理费、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,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。造成残疾的,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。造成死亡的,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。

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,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,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。

第七十八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,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,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。

第七十九条 违反管理规定,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三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

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、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,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被执行人未按判决、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,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。


上海养狗咬人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例民事判决书


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


上海养狗咬人,上海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例,民事判决书,人身侵权

标签: 上海养狗咬人 上海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例 民事判决书 人身侵权

本文版权归作者小木所有,对于本文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,欢迎和作者取得联系。

All right reserved. If you have any suggestion,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me. Xiao Mu, Senior Partner.